一直沒辦法解決的歷史遺留問題

如果到現在還能繼續相信文學的話,我覺得是一件非常厲害的事。我沒辦法和自己和解,沒辦法和過去的一些事情和解,如果還在繼續做文學下去的話,無非是因為我想要更多了解自己,想要更多解決一些問題而已。但我已經想通做這件事情沒有辦法使任何人,使世界變得更好,這只是想要滿足自己的途徑而已。而如果哪一天我放棄了,也只是因為意識到自己終於還是軟弱,想要去做一些更簡單能得到快樂的事罷了。

我沒辦法去用怨恨的眼光去看待一些以前教會了我很多東西的人...他們沒有對我做任何實際意義的壞事,他們在某種程度上塑造了現在的我,卻又從結果來看徹徹底底傷害了我,使我至今不知道怎麼原諒以前的我,因為我也是有罪的。而如果能再來一次,我也會想去獲得那些東西,且告訴自己沒必要以那種慘烈的方式來得到...但是太晚了。我最多告訴自己已經沒有人再會這樣傷害我了,我知道這是不好的,但是我怎麼面對以前的那個我?

之前和朋友討論起文學是不是應該和道德解綁的問題。我覺得我沒辦法對這件事釋懷,就是因為它我的傷口還沒有癒合,你告訴我說沒事的,不要太當真。我當然也很不想把它當真,如果有人能早一點告訴我。

但還是很難過,因為我知道哪怕逃避了這麼久,我還是只會做這件事,哪怕做得一點都不好,很笨又不用功。但我還是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最坦然最平靜。有個朋友說文學系的學生是學校最可愛的一群人,我現在也還是這麼覺得的。


评论
热度(2)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