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沒做的假期

昨天和另外一個姑娘打著還書的旗號去拜訪了以前的語文老師。被吐槽了居然塗了指甲油,幸好老師作為一個標準的直男一定沒有看出來我還很心機地畫了點妝。

被老師問:到底其實是怎樣的女孩子呢。

我猜是看了我的不同的社交網絡賬號覺得和現實當中的我看起來差別挺大的。大概是我對很久以前被說像是吳翠遠始終耿耿於懷,總想證明些什麼,但又不知道有什麼證明的意義。總之我還沒接話,話題就被岔開了。

又聊到學業上的,申請上的事。被說了不能總是逃避呢。前兩天也是,被另外一個女孩子說為什麼要顧慮那麼多啊。看起來真傻。我也覺得。可是一下也改不了。

然後又問我們最近在讀什麼書?我自認這學期開始過於荒廢一事無成,借去的書也沒好好看。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老師說:你對陳寅恪有興趣?也只是粗粗說了下對於某本有名的評傳的感想,像《柳如是別傳》什麼的,之前寫東西的時候應該是要讀的,也沒有好好讀過。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又說到電影上,老師說覺得賈樟柯和侯孝賢最好。可我只看過《天註定》和《刺客聶隱娘》。沒法接話,想問老師看沒看過楊德昌和婁燁。但一時沒說出來,果然是性格問題。

後來回去以後還是在微博上私信問了,回復非常奇怪,老師說沒看過,但是反對楊德昌的無性婚姻。我本來是覺得作品和人可以分開看的,回了以後,老師後來想想可能有點尷尬,就沒再理我。

但關於戀愛觀婚姻觀什麼的,我連何式凝和周耀輝這樣的事情都可以接受,覺得無性婚姻什麼,大概也沒關係。不過想了想還是沒敢在微博上說出來,想必又要被當成是奇怪的女孩子了。


评论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