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想到的關於掩面娘的事

因為回答得太長了,把盜不起的FT里我那個關於季新哥的提問整理了一下。

“但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所看到的汪,是從哪個層次的目光而得來的?這篇文中,涉及到五個層次。一,是白鹿原本身筆下的汪。實際上也並不是汪,準確說,是歷史人物的白氏投影。二,是文中群眾對白鹿原作品模糊理解的白氏投影的汪。三,是章魚老師作為評論員明確指出的他所認為的白氏作品裡的汪。四,才是我對汪的理解。五,是歷史上的汪本身,然而實際上,或許很多人並未意識到,真正在這篇文里比較清晰呈現出來的,只有第三個層次,也就是章魚老師所評價的白氏的汪,甚至連第二個層面也是很模糊的。白鹿原的看法並不能代表我的看法,而白鹿原所認識到的汪,也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汪本人。而文中發生的大事件是,章魚老師以自己的視野定義了白鹿原的作品和白鹿原眼中的汪。白鹿原認為,這與他所要表達的原意不符,直接導致了他生氣了一段時間。這件事,其實也體現出傳媒能在事件中所起到的作用。”

感覺掩面娘老師過了幾年再回看自己的文,思路是很清桑的,“青年危機”這個定義太好了。我喜歡。

然而這個回答,就我提問者的角度,還是有點避重就輕的感覺。第一遍是半夜在床上聽的沒能聽出來,這個回答的意思是我們都把季新哥腦補成基佬了嗎?(我不太記得原文,章魚老師的意思應該就是白鹿原把神州沉陸寫成耽美文了?)不過其實在大部分盜不起讀者眼中的汪,我覺得還是偏向第二層,或者說是貓球球眼中的汪更加準確一些呢>_<

於是最後也沒有解釋為什麼要寫汪...怨念臉。

當然只是我個人的感覺,寫作時間也過去很久啦,為了防止FT被和諧大概也是一個考慮。并沒有要冒犯任何人的意思。

评论
热度(8)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