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三岛、恋爱、革命的二三事

标题我写完以后随便想的,不是在说太宰和三岛之间的恋爱与革命。

今天看到三島說自己第一次見到太宰的時候對他說:我討厭你的文學。這實在是太傲嬌了啊!

好玩的是三島自己的紀錄和在現場友人的回憶是不一樣的。前者太宰說:既然你來了,那你還是喜歡我的吧?後者:討厭的話就不要來了。...嘖嘖。

之前看過三島對於斜陽的評價,諸如寫元華族居然用錯用語啦,毫無貴族之氣啦云云。於是甚至推得太宰其人是鄉巴佬的結論。這不禁令我想起太宰寫過一篇《恥》,講的是一個女學生把喜歡的作家在書裡寫的情況認為是他真實的悲慘的現實境遇,傲嬌地給作家寫信說什麼你這樣是不會有女性讀者的,自我帶入作家小說裡的角色,還帶著憐憫去作家家裡...最後發現人家根本是個現充根本懶得管你啦!哈哈哈,這麼一腦補是不是覺得三島跟這個傲嬌的小姑娘也沒差啦!

然後我其實個人不大喜歡「三島和太宰是勢不兩立的人。」的說法。其實偶爾會覺得兩個人本質上是一樣的。只不過對自身本質的反應截然不同,所以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吧。這麼想的話,三島討厭太宰的原因說不定是因為他沒能積極自救。這是三島本質的另一面,也是他感到威脅的東西吧。

不過我現在很害怕看到一錘定音式的。概括性的比喻性的論調。比如三島是XXX的,但太宰是XXX。錯誤的類比我也不能忍受。我在抗拒這種先入為主無依據的偏見,但我又無意識地吸收它們,並做出我的錯漏百出的評價。所以上文說的一切不過是姑妄言罷了。請不要相信我。

然後覺得最近要好好地再讀一下豐饒之海。喜歡的女作家,比如小池真理子和桑原水菜都受三島影響很深刻呢。前幾週看了《戀》的SP,不好。太淺了。完全變成了俗氣的故事。原作是有淺間山莊事件的背景的。赤軍在轟轟烈烈鬧革命,其實主人公們也在通過純愛進行一次革命。戀愛和革命,二者本身可能就是對等的存在。所以太宰說的是對的,人是為了戀愛和革命而生的。

看到很多朋友說戲夢巴黎和這個很像。什麼時候去看下。然後其實這個SP的選角很好玩。井浦新叔叔正好演過若松孝二的《聯合赤軍實錄》,他還演過三島。這可真是充滿了寓意的選擇,哈。

若松導演大概也是符合上述說法的,拍了那麼多粉紅片最後去拍赤軍。跟他一代的那些新浪潮導演很多都是這樣的吧。

於是我現在也開始理解那些全身心不斷投入戀愛,認為純愛是生命裡最為重要的事的人了。這本身也是對人生虛無的反抗。

评论(10)
热度(24)
  1. 珂珂特。和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