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談很多事,可是說到底都是在談自己的事

    昨天考完試約了某人去看《山河故人》。中間有很多說不清楚亂七八糟的原委,反正現在的關係大概是十分微妙的。抱著想要隨便找誰談戀愛也沒事的心情大概沒有問題。只是我交友不慎,有一個會把我無心之語當做是有心舉動說給對方聽的朋友。不禁令我短暫產生了某種幻覺,好像隨便說出來的想法可以成真一樣。








    於是就去看電影了。某人一直在看的時候發表評論,可惜這是我在看電影的時候最厭惡的行為了。但我什麼都沒說。還假裝很高興的回應了。林夕老師說的是很多人結婚只是為了找個陪你看電影的人。那麼我一個人也完全可以看電影。並沒有什麼問題的。看完電影出來,也失去了最近對於戀愛燃起的那麼一點幻想。








    我經常會想著“我要喜歡上()!”然後再去喜歡一個事物,書也好,電影也好。大概是對於自己審美觀的一個欺騙了。因為這個審美是“好”的審美,所以說我一定要欣賞的起來。什麼時候能夠直接說出其實我就是一個很庸俗的人呢。上次被一個好朋友說,覺得我是葛薇龍那樣的女孩子,最近又說可以想象我像白先勇小說裡的角色進入中年以後搓麻將的情景。之前被老師問,究竟為什麼喜歡文學呢。我不知道。我也害怕答案是因為我沒有其他的選擇。如果我可以輕易地滿足我的物慾,那麼我還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我不太想知道答案。








    今天讀完了小池真理子老師的《慾望》。這本書大概就是小池老師對三島的解讀了,我可以憑藉自己為數不多的對於三島的認識,意識到一些小說與三島作品的互文。喜歡的女作家,像是桑原水菜還有小池,都是受三島影響很深。那麼,一定要再讀一下豐饒之海了。




    然後知日太宰治特集今天也送到了。粗略翻了一下,直觀感受是排版真的很難看。內容似乎也沒有什麼我特別感興趣的。不懂日語、無法接觸更多資料真的是一大痛處。




    另一大痛處大概就是理論還讀的不夠多不夠好,卻又想得太多。我的lofter大概也就呈現出的是這個狀態。




    說到底,像我這種抱著必須要拿太宰治和契訶夫作為人生指導的心態的人,只是狡猾,愚蠢又膚淺的偽更級少女。逃不脫Kitsch的。而我的自白,也是使我心安理得繼續這樣生存下去的厚顏無恥的手段罷了。

评论(1)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