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一些事情。

其實是一個刻薄完反思的過程。


前幾天看了謝海盟的《行雲紀》,蠻好玩的,又很有啟發。謝海盟筆力其實不錯的,羨慕呀。所以關於刺客聶隱娘想到了幾件事。一個是作為文藝片被詬病的“敘事看不懂”“不好好講故事”。但是看書的話會發現其實編劇們和侯導花了大量的力氣構建了一套非常非常完整的體系,故事考慮的完整得不能再完整了。所以導致了看不懂結果的,一個是侯導自己的美學觀念,有些橋段適合放上去,有些不點明更好。但反過來說,還有一個原因是文學的腳本和實際拍攝的困難。貌似因為美術組還有各種演員各種問題,最後拍出來的東西不盡如人意,跟一開始構想的完全不同,沒有辦法用。所以說這就導致了聶隱娘最後呈現的風格說不定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動呈現的風格。這還蠻可怕的。所以說拍電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真的是比想象要複雜的多。大概意識到了這一點。前幾天去拜訪語文老師的時候他講覺得電影這個東西是浪費,花了這麼多錢,就拍了一個亂七八糟的爛片子。我雖然乍聽覺得他大概是有特指一些真的爛片吧。不過倒是現在意識到一件之前覺得有,但沒有特別在意花費人力財力去做這件事,對於認真的導演來說,真的是很辛苦很辛苦的事情。甚至會影響到最終的成片。

然後謝海盟還說侯導追求真實的效果。什麼自然場景啦聲音啦都是拍的,收音的。不用特效。但是又在講唐代器物的時候說因為考證下來有些東西覺得放上去太違和,寧肯從歷史的角度說穿幫,也要為了追求效果,假裝...

所以說都還是為了最終的效果吧,要解釋當然說得通。這兩個段話寫出來看看還是滿矛盾的。

然後看了Stoner這本書,是覺得大家都這本書的讚譽就來源於一種對於所謂寂寞的、高潔的象牙塔人生的嚮往,再誅心一些來講,這種小說的危險之處是不是就在於對某種謎之empathy的存在呢。可是人都得沾染一些污濁的東西,才能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並沒有資格認為自己是Stoner這樣的存在。但這個書本身也不算寫的不好,確實有一種很動人、很溫暖的力量在,但是同時也要警惕氾濫的感情吧。這本書是我在敝校學習生涯最後一學期的第一天的開學典禮上讀的,大概能在好的方面開一個好頭,希望如此。

评论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