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只是因為少女罷了

    這週發生的各種事情,都促使著自己去回顧了自己這幾年身上發生的各種事情。想來作為一個在群體里沒什麼存在感,也厭惡存在感的人,自己心目中覺得留下過痕跡的事情,在別人看來根本是無足輕重的,或者根本就沒有展露一絲端倪。所謂更級少女眼裡怒濤般的戀愛與革命,根本不會有旁人關心,也根本不會造成什麼改變就是了。


    然後跟我導出去看戲(repo我想起來再寫吧,很多地方沒有懂,也不知道怎麼評論),談了很多關於學校的亂七八糟的事情。然後老師今天也在豆瓣上寫說其實她自己的心思不在戀愛上。然而最近可以體會到,世界上有些人,一定是需要靠一些很虛無的東西,比如戀愛,來抵抗更大的虛無的。最近看了《戀如雨止》,十七歲的女高中生愛上一個大叔的故事。不是那種瑪麗蘇兮兮的感覺。正因為如此,反而覺得女主的喜歡是很切實的一個存在。而像是我,雖然天天口口聲聲說要像《斜陽》的女主角一樣跟比自己大很多歲數的男人搞不倫戀,但實際上完全沒有辦法克服內心的虛無感,因為我根本愛上的是一個理想幻影的投射罷了,一不當心就會清醒過來,然後陷入更為自我厭惡的死循環。比如說我沒有辦法忍耐加齡臭,也覺得中年人在某些時候實在是可怕的生物,看看我爸就知道了。所以怎麼講,內心戲過於豐富的戀愛腦是毛病,我也很想治好啊....................


然後就是關於自身的焦慮了,我很想把我的時間都花在做我喜歡做的事情上。然後當我“喜歡”的事情變成我應該做的事情時,我又會去做別的事。說到底就是因為太沒有耐性了。就好像約會那個劇的男主大概不適合真的搞學術,上次去拜訪老師的時候,他說你可以寫網絡小說嘛,或者做個毛尖那樣的人也挺好。我一時無語,覺得自己的志向不在此,也覺得理想好像不比他口中說的“網絡小說寫手”更有意義。甚至我會因為自己的羞恥心而無法寫出任何東西。所以我跟老師說我的羞恥心太重,沒有辦法寫小說。又被鄙視了(沒有.........

然後老師又說以前的學生里其實沒有人真正去學了文學云云,期待我成為第一個。聽到這話,我第一反應是那好吧我也不要學文學了。這又關你什麼事情呢。說到底我很害怕自己的選擇和任何人的期待掛鉤,因為我太自私太膽怯,不想和他人扯上關係,這樣就不會令任何人失望不是麼。


然後其實我真的是()的腦殘粉。我今天確定了這一點。我需要()的小說的原因,差不多就好像我需要《山月記》進行無意義自我紓解的原因差不多。但是這個括號裡的內容說出來就太羞恥了,這個lft指不定誰在看呢哈哈哈。 但這種焦慮長久以來都是存在的吧,所以老是幻想自己能夠找到同類,無疑是最大的自我欺騙了(因為這樣的話,依然什麼事情都做不成。

评论(3)
热度(3)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