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的戲和一些事

週五晚上去看了《南海十三郎》。因為看過電影版,期待了很久。看完可能還是有一些微妙的落差感。然後溢美之詞就很多啊,記一點零散的。


看的時候突然想起來電影是97年的。舞台劇先有?那麼可能更早一些?對於這個作品的討論主要關注與天才與世俗的抗爭,感覺很少提及南海十三郎非常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當然,這也有可能是那一段時期電影的特征)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在97年做這樣一個電影,是不是代表某種杜國威的某種態度。“獻給全港編劇共勉”是不是又有別樣的意味。

唐滌生的部分一直是大愛。師徒重逢一段感覺好像跟電影不是很一樣。但那一段詞真的是很好很好。從對戲的部分開始還是非常心潮澎湃。

其實唐滌生的出場也算是一個懸念吧。最後這個年輕人才揭露身份,我猜想必粵語區的觀眾會有恍然大悟之感?畢竟我對粵劇的印象基本都來自於《帝女花》.........

焦媛的話。不喜歡把她放在海報上,梅仙算是一個次要角色。當然電影也沒有體現她的性格,但是先入為主的我就是一點都不喜歡她┑( ̄Д  ̄)┍完全主觀私心,我也有很多朋友看完夸她的。

然後昨天去了大劇院的莎士比亞開放日。

北昆來講湯顯祖,其實是給六月份的演出做宣傳。

看到了施夏明,真的是非常可愛的!

魏春榮唱了一段琴挑就走了。

然後記得朱冰貞說北昆新排的靚麗版《牡丹亭》,完全尊重湯顯祖的原作。可能會和常見的版本不太一樣,如果觀眾看到比如某一句少了一個字,都是從原文里扒出來的。

當時我在想,盲目遵從原作就是原汁原味嗎?如果改過一個字比原來更好,要不要改?甚至,雖然我不是很清楚,《牡丹亭》的原作這麼多年傳下來應該也有很多不同的版本?如何有自信判斷哪一版是真的原作?判斷出來有什麼意義?……

就心理活動很豐富啊。哈哈,後來一想,是不是還是斜陽院姐姐講的馬應不應該長角的問題。

晚上去看了芭蕾《仲夏夜之夢》。下午先看了彩排所以大概知道了一些。然後實際是不管看沒看過原作都不知道這個戲具體在講什麼。舞團的負責人(?)這個舞重在寫意。然而寫意到實在是我把一位鬍子叔叔看成了仙后翻了場刊好像才發現不是的.....

然後其實又是一些老生常談的話題。身份認知。性別男女的模糊性。非常簡單的服裝設計。把莎士比亞放到這種語境里,是不是有一些沒意思呢。甚至彩排的時候負責人說我們劇團有全世界各地多少國家的成員所以很有cultural diversity。作為一個之前寫申請文書寫的快要吐了的人,我聽到這(可能是套話的)話真是一陣大型反胃..............

然後回去以後突然想到杜國威以前排過的另一個舞台劇《梁祝》,還是謝君豪,跟蓋鳴暉演的。HK排的與梁祝有關的舞台劇,基本上都會逃不開同性戀的解讀,像是HOCC的《梁祝下世傳奇》啊,之前看的林奕華的《梁祝的繼承者們》皆是。這或許已經快要變成了一種較為主流的理解,就好像屈原深愛楚懷王的論調現在過於深入人心。然後又想到前兩天讀田曉菲寫薩福,她講:

“同性戀愛的解讀,雖然在眼下是時髦的,也是(在某些文化語境里)具有‘政治正確性’的,或者,正因為它在眼下是時髦的,和具有‘政治正確性的’,不一定是唯一的,也不應該是唯一的。

    但是,當我們意識到了這一點,薩福離我們更遠了。”

對於《梁祝》的問題,大概也是同理吧。

最後再一句,看了那麼多故作或是真的玄虛的作品(並不是在黑孟京輝)(喂)能像《南海十三郎》一樣講好一個故事,反而成了一件多難的事情啊。要是我哪天能寫出一個這麼好的劇本,一定會覺得人生沒有遺憾了吧?

评论(3)
热度(1)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