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退步了英文也沒變好

    最近的一點亂七八糟的想法。

    我們學校真的是一個過於理想化的地方,某位少女那天也吐槽我校說白左還是太天真。是很天真的,各種方面都是。

    昨天是nationalcomingoutday,就在fb上刷各種同學發自己是queer鼓勵大家要有勇氣之類的。很魔幻的一點是我在這個環境裡看到的很多事情都是習以為常的,就拿比如說我們學校LGBTQ的比例真的很高來講,我在想如果我的父母來我的學校待幾天,是不是會被嚇到,因為這個現象在我的家鄉,甚至是美國的大部分地方都不是常見的。那當我回到上海以後,還能面對象牙塔以外的生活麼。

    還有很多類似的例子,比如說我現在很習慣自我介紹的時候說gender pronouns。這件事也被很多人背後詬病來著,因為不只一次聽到有人暗地吐槽pronouns真的很沒有用(。)但gender pronouns讓人不只是從外表來judge別人的性別,至少對我來講還是必要的。當然大部分情況在自己介紹的時候都是she/her/hers和he/him/his,就好像我們學校straight white people也很多這樣唉= =但對於那些使用其他的,或者是會和一般人assume的性別不一樣的人大概是很重要的吧。

    然而這個習慣不要說中國了,對於在別的學校上學的同學都很少見。就好像一個“烏托邦”裡自娛自樂的暗號一樣。

    很多時候我也在想我們推行的這套白左邏輯有什麼弊端,我相信這應該是對的。但是似乎又有很多問題。那天和宿舍裡的大家一起看辯論,基本上所有人都在瘋狂吐槽trump支持希拉裡。然後我默默在想你們是不是根本不關心為什麼會有人支持trump吧,也不想思考為什麼會有人不支持希拉裡吧。

    而我有時候感覺我們學校的人並不這麼想。這令我多少有一點傷心。之前有一個unigo上的評論說我們學校都是thought police。

    可能是這樣的,畢竟一群年輕的本科學生,也許其實什麼成熟的觀點都沒有形成,相信了某些思想,憑著一腔熱血去做事...是不是有些眼熟?

    不過對我來講,我希望能去多為這個世界做一點實在的事情。至少在這個學校,讓我產生除了一種不切實又切實的責任感。因為我不知道這種責任感從何而來,我為什麼要這麼去愛人類?我在償還我對世界的債務麼?

    但我多少希望世界可以變得好一些。沒有原因。

(驚呆了,居然說我這篇裡有敏/感/詞,然而我完全不知道是啥)

我他媽驚呆了,敏/感/詞是thought police(一開始打的是中文)去你媽逼(

评论
热度(2)
© 和子 / Powered by LOFTER